<noframes id="tttpr">

<menuitem id="tttpr"><b id="tttpr"></b></menuitem>

    <pre id="tttpr"><ruby id="tttpr"></ruby></pre>

    <noframes id="tttpr"><pre id="tttpr"><strike id="tttpr"></strike></pre>

    <track id="tttpr"></track>

      <noframes id="tttpr"><pre id="tttpr"><ruby id="tttpr"></ruby></pre>
      2019-12-11 發布者:井然裝飾 瀏覽次數:

       

      舊金山灣區,這兒不是一個辦公區域,但廣泛意義上的地理位置是這個世界上目前來說最大的經濟載體之一。半個世紀過去,舊金山灣區的命脈就是超強的技術和專注研發的創意。而很大程度上這里的新工作都走在時代的最前沿,堪比知識的金字塔。舊金山灣區這片土地上獲得的專利概率也是全美乃至全世界最大的,科技文化幺幺領先。無數名精英巨鱷大佬都在這片土地上奮力爭取一席之地。

       

      根據數據顯示,2010年至2015年新增64萬個就業崗位。舊金山和圣馬特奧縣的失業率在2016年第四季度僅僅為3%。就業增長在知識技術領域最為強勁,這些工作崗位占灣區工作崗位的22%,增長率高達36%。尤其是最近10年,灣區經濟已從大衰退中反彈。
       

       

      隨著經濟的增長,住房嚴重不足:很多年輕人另辟道路,這條路走不通咋換條路嘛。于是我們就看到大部分年輕的頂尖人才從硅谷過渡到奧斯汀這座美麗切正在崛起的新興小城??旃澴嘤邪嘿F的城市生活成本與生存資本也會水漲船高,這是舊金山灣區開始重新思考工作方式?,F在的土地規模使用給大家造成巨大壓力:交通早高峰擁堵、私家車占領地區溫室氣體排放量的28%,是該地區唯一且單一的來源。

       

       

      重點關注快速增長的知識部門,采訪了大量的雇主以及規劃,交通,房地產,建筑,設計和經濟領域的專家,發現了企業在總部辦公選擇上的四大驅動力。

       

      大部分海灣地區的工作場所都是在戰后時期演變而來的,那時候土地便宜,道路容量大,當時的文化也偏好郊區氛圍。 灣區工作郊區化是歷史造成的,與信息技術的出現密切相關。 

       

      更重要的是,硅谷有“超彈性”文化。也就是說,公司的增長和衰退都特別快,這需要辦公空間具有高度的靈活性,但缺點是,建筑需要有能力“快速消失”:建筑模塊化標準化,專用停車場,整個辦公社區跟周圍功能幾乎沒有關系,必須要完全依賴私人汽車。

       

      所以,搞清楚年輕科技人才的文化偏好特別關鍵。這些年輕人想要城市化的生活方式,并且不愿意長時間通勤。為了應對這些偏好,創新科技公司正越來越多地遷入城市(舊金山市區)。

       

      灣區創新經濟中最有價值的資產就是人才。 吸引和留住頂尖員工的競爭非常激烈,因為公司的競爭到最后就是競爭人才,這讓他們競相使出各種手段(包括辦公場所)來吸引和留住高素質的員工。

       

       

      包括Box和SurveyMonkey在內的其他公司都位于稍微小一點的但交通便利的城市中。

      所有這些舉措都是激烈競爭的反映,以滿足員工的需求和愿望,并希望增加員工在工作場所的時間。

      很顯然,目前的科技公司繼續游蕩在偏遠的郊區,并且沒有什么設施配套,沒有公共交通。這時候,他們的解決方案是:提供員工班車;并提供諸如高端膳食服務、洗衣、理發、寵物護理、按摩等等的額外福利和設施。

       

      總之,時代也在變,人才的需求也在變,越來越多的人更喜歡可步行、城市化、設施豐富且服務周到的地方。

      保護知識產權是競爭激烈的行業的首要任務,即使技術或者技術上的優勢也很小,但因為時機的差別,也是“一步領先步步領先”的節奏。

       

       

      即使在城市地區,一些公司也創建了密閉的垂直總部社區,與周圍環境很少有關,如Adobe在圣何塞市中心的總部。 當然,也有一些開放的公司,比如亞馬遜,辦公總部在西雅圖市中心,高層和中層建筑混合在一起,故意鼓勵員工外向型生活,把周圍的街頭生活作為靈感來源。

       

       

      這些開放與否的決策對交通和公共空間具有重要影響:不開放的總部園區遠離街道和公共場所,跟城市的連接非常低。對于整個社區來說,其影響相對消極。

       

      但是,即使是需要高度安全的辦公環境也可以跟城市相融合,比如銀行,法律事務所就做到了 - 他們提供了高度安全的工作場所,但還是在城市區域。

       

      大面積的靈活的平面布局(每層至少有60,000平方英尺,大約是5500平米的可用空間的建筑)是硅谷企業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還記得美劇《硅谷》最新一季里最后一個鏡頭么?一望無際的大平層:

      空間上可以組裝搭配和重新配置,既能愉快且自主地開展大型的沙龍,它們在某種程度上表現了更扁平的管理文化。而在高層的樓層中,垂直的構建方式廣泛被認為是無縫協作的障礙。

       

      恰如一位高管所說,“當你在做是否進入電梯的那段選擇的時間,對于科技人才來說,就是浪費掉的時間。”

       

      辦公室也合理利用空間呈現出多元化,“傳統時代”的辦公室隔間迅速讓位于各種不同形式的工作環境,從非正式的桌子群到團隊合作,到私密的個人冥想沉靜空間,空間形式應有盡有,以前,每千平方英尺可以容納三名員工,而現在,濃度提升了一倍!

       

       

       

      而幾個知名企業位于Santa Clara的總部建在兩個連續的250,000平方英尺(約2.3萬平米)的樓層上。

       

       

      在一些語境下,對于一些公司而言,最大可能的大平層是必須尊重的原則。

       

      但是這種大平層在城市中是非常稀缺的產品,精明的開發商和規劃人員一直在探索建筑類型和政策,以便新建筑能夠滿足這類要求。

       

      雖然這些都是極端例子,但它們反映了影響工作場所設計和文化層面更大的趨勢,于是,在城市里,科技公司喜歡老舊工業建筑,對大平層的渴望是最最重要的原因,沒有之一。

       

       

      在創新經濟中,今天的創業公司可能是明天的“獨角獸”企業。 

      比如,3年時間,Airbnb從個位數的員工,發展到500余人,而獨角獸Theranos在丑聞被曝光后,也從300多位員工迅速衰減到20名員工。

       

       

      特別是有潛力的新公司,受風險投資推動,正在以令人眩目的速度擴大規模,需要大量獲取隨時可用的辦公空間。 而當一家公司關閉,失敗或被收購,它必須迅速脫離這個空間。  

       

      快速進入、快速退出,是一個剛性的驅動因素。

       

       

      大公司通常擁有核心總部,然后租用附近的其他建筑物。 只要公司比核心校園大,這種模式提供了一定程度的靈活性。 但是,如果公司收縮,它將面臨難以轉手的擱淺資產的風險。

       

      傳統的城市多租戶辦公樓提供了極好的市場彈性模型,并且可以安全地進行

      重新用于單層或更少的模塊。 除空間本身之外,交通和公共設施會保持不變,所以這個地方可以隨著時間的推移增加價值和效率。 這種新的創意租賃可以對增長的不確定性提供風險緩沖。

       

       

      不論是現代人才的供需或是生活工作思維模式的轉變,還是專業的改變,抑或是政策及NGO們的擴大,地區,作為全球的創新高地,正在改變自己的“工作理想”。不就的將來,人們會發現,該地區將會是一個不行社區,便利上班族,充滿通勤的氛圍,城市像浩瀚銀河系一樣環繞這海灣,工作在這里的人們激情飽滿,所有人都熱衷于投入生活的自律秩序中,和人們分享自己的想法,生活,工作和娛樂完美結合搭配將會更為激動忍心。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井然裝飾
      综合图区亚洲另类图片-国产日韩欧美Av在线二区-国产综合色在线视频区-高清AV专区-中文在va线中文在线中文在线|久久影音先锋每日资源网站-99久高清在线观看亚洲